床头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床头柜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南水北调水源地生态损失近300亿恐难彻底补偿dd

发布时间:2021-01-22 07:01:24 阅读: 来源:床头柜厂家

南水北调水源地生态损失近300亿:恐难彻底补偿

12月12日,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,这个横跨上千公里,被誉为“天河”的宏伟工程,历时11年终告完成。“天河”贯通,未来每年将向北方输送95亿立方米,其中分配河南37 .69亿立方米、河北34 .73亿立方米、北京12 .35亿立方米、天津10 .15亿立方米。

12月12日,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通水,这个横跨上千公里,被誉为“天河”的宏伟工程,历时11年终告完成。“天河”贯通,未来每年将向北方输送95亿立方米,其中分配河南37.69亿立方米、河北34.73亿立方米、北京12.35亿立方米、天津10.15亿立方米。二期工程计划调水量增加到每年130亿立方米。直接受惠人数达到6000万人,间接受惠人数过亿。北方每年增加的产值,至少达500亿,河南的粮食将大增产,严重缺水的北京将解决最大的资源问题。

吃水不忘水源人,伴随“天河”的通水,为了实现南水北调的南方数省,尤其是湖北做出了巨大牺牲,未来如何实现对于这些地方的补偿值得深思。

巨额直接成本与机会成本

为保天河清水到北方,中线水源地的湖北、河南、陕西等地付出了巨大努力。全国人大代表、湖北省十堰市市长张维国曾提出水源地“两大成本”的说法,一是所谓直接成本,包括水污染防治投入、水土保持投入、生态移民搬迁费用以及其他损失费用等;二是机会成本,包括为了保护生态环境所放弃的经济发展收益及发展机会。机会成本虽难估量,但直接成本还是可以计算的。

在直接成本方面,最大牺牲是湖北十堰、襄樊和河南南方淅川。十堰是南水北调中线水源地,为保护水源,其出台了《环境保护“一票否决”制度实施办法》。为此,该市关停了1000多人的郧县造纸厂。十年间,共关停了329家企业,迁建125家。同时,十堰拒批了160个可能有污染的项目。此外,受丹江口水库水位抬升的影响,十堰共计淹没55.2万亩土地,占库区总淹没面积的57.7%。关闭106家黄姜加工企业,姜农72万人减收、绝收。同时,大批渔民歇业,水电发电产业锐减。每年支出的生态保护和水污染防治费用达到15亿元。据十堰方面估算,其生态损失总计达145亿元,超过上年度全部财政收入。临近的襄樊,生态环境综合损失估算也达到了116亿元。

在河南,丹江口水库库区河南境内的3市6县水源地累计关停并转污染企业801家,每年财政减收增支7亿多元。同时,河南先后否定了16个大型建设项目选址方案,终止了23个中型建设项目进驻水源保护区。在总干渠两侧划定了3054.43平方公里的水源保护区。

中线工程实施后,汉江中下游径流量将减少约16%,算上引江济渭和南水北调二期调水的增加,水环境容量将减少26%到30%。未来可能导致下游河流断流或者河道萎缩,通航能力降低、河流生态功能衰减等问题。当下湖北正谋划引江补汉等四大水利工程,以部分弥补汉江水量下降的影响。未来这些工程,也将耗资近100亿。

水源地的另外一个重大牺牲是移民问题,包括当地移民和地方政府。为实现南水北调的目标,丹江口水库大坝从之前的160米加高到176.6米,需搬迁人口34.5万人,涉及湖北18.3万人,河南16.2万人。

在移民安置上,国家的补贴被质疑过少,拆迁补贴远低于当地市场价。同时,落户的地方并非特别富裕,有的甚至也是贫困地区,能够安置进北京的更是凤毛麟角。为平息其中的落差,当地政府不得不进行额外补贴。如河南淅川县,每外迁一个移民,县政府还得再补贴6000元,另外再加2.5万土地治理费,总支出超过20亿,远超淅川县去年财政总收入。

除经济损失外,移民背井离乡,也是一种文化的割裂与乡情的牺牲。91岁的淅川盛湾镇姚营村的老人说,“不能渴了北京人”。同样,南水北调成功之后,另外一个迫在眉睫的事是:不能亏了南方人。

经济补偿需到位

不过,水源地的两大领域损失如何落实补偿却是一个难题。当下,国家对水源地的补偿,只是进行部分“项目补偿”,对汉江中下游的补偿主要为兴修水利枢纽等工程,湖北向南水北调办争取到的补偿仅为引江济汉等四大工程补偿,这远远不够。

在补偿形式上,还需要更多样化。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议中,提出要实现“资源有偿使用制度和生态补偿制度”,湖北方面提议国家建立南水北调生态补偿基金。其次,生态补偿是最重要的补偿。在2014年两会上,湖北政协副主席陈天会的提案之一,即是《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调水后对汉江中下游的影响及生态补偿机制》,呼吁将汉江中下游纳入国家级生态补偿范围,实施国家级生态补偿财政转移支付、设立国家级生态文明示范区等措施,保证汉江中下游生态环境。此外,还有部分人还提出智力补偿、政策补偿等方式,可作为补充。

当下,十堰、襄樊、淅川等地的补偿额度,都与当地的估算差距甚远。十堰和襄樊,损失估算都超过100亿。而中央的转移支付,2008年仅为13亿元,今年40亿,加上“十三五”的预定投入120亿,也不到地方预期的一半。比如移民费等很多款项都是地方亏本垫付;而一些损失则是当地居民自行承担,比如渔业、农业补偿远远不够。未来中央还需加大转移支付力度。

在补偿主体上,除中央之外,受惠地区不能缺位,尤其是京津。应该强调奉行“谁受益,谁补偿”的模式。在中央转移支付之外,推行横向的跨区域补偿。综合各方面专家观点,对受益区补偿水源地的方式,目前大致有财政转移、税收分成、市场补偿以及对口支援等模式。

其实,财政转移支付说白了就是直接给钱。南水北调前,北京用水多来自河北,但北京和河北之间,财政转移支付并不成功,河北的补偿太少。河北都难以得到彻底补偿,以湖北两市生态损失估值近300个亿来看,南水的水源地恐怕更难如愿。

至于市场化补偿,就是将南水北调的生态成本和移民成本等计算到水价中,变相收取“资源使用费”,然后将受益用作生态补偿和移民费用,但如此一来水价太高,北方人不一定愿意全部承担这个成本,所以这种模式只能作为补充。而对口支援更多着眼长远,并非直接的经济补偿,税收分成难以操作,只能成为备选模式。

南水北调的补偿问题,存在和京津冀一体化的类似问题,就是横向协调困难。京津政治地位居高不下,地方难有对等的谈判地位。未来南水北调,恐怕要借鉴京津冀一体化的协调模式,需国家领导人亲自出面,组建相关协调机构。

扶持打造汉江中游城市

南水北调给水源地带来的损失,不仅在于生态方面,更在于产业方面带来的致命伤。环保限制如此严格,谁还会来投资?地淹厂关,库区以后靠什么发展?京津富裕了,他们给看护水缸,值得吗?这三个问题是水源地关心的核心问题。

汉江中游城市以汽车、电力、机械、电子、化工等为主导产业,下游地区以石油化工、盐化工、建材工业、棉纺织工业以及汽车零配件等为主导产业,南水北调后,将导致大批企业停工或者搬迁。产业的更替是延续未来发展的生命线。在短期内,汉江中游城市难以实现产业更替,需要借助外力。湖北省已经将汉江生态经济带纳入省级战略层面。2013年10月,丹江口、老河口、谷城正式签订红河谷战略,图谋建成一个面积200万平方公里,人口140万以上的大型城市群。

北京与水源地的合作,其实有很大的空间。先输血,再自我造血,未来将成为水源地发展的模式。

此前,北京的各个区县,已经对口与十堰市部分县市区进行了合作,北京的环保企业参与了河流治理,高校进行了智力输出等。而更大规模的对口合作,应该体现在产业扶持,通过转移部分北京的高新产业、生态产业、旅游产业,实现水源地城市的产业再造。北京在一些严格保护生态的区域城市进行产业转移已有先例。2013年,北京与贵阳进行合作,将中关村的部分产业迁移到了贵阳。

未来,北京也可与汉江中游城市合作,“红河谷”城市群亦可成为国家级循环经济示范区,新型工业基地、新兴产业基地、生物医药基地、中部物流基地等。而红河谷本土的旅游产业和生态产业、农业等,亦可借助京津的资本做大,并以京津为市场。在内外合力之下,汉江中游城市将实现产业转型,附带实现产业部分升级。

罗天昊(国资委商业科技质量中心研究员,著有《大国诸城》)

天天怼三国BT(送充版)

极限格斗OL

天启之门手游下载

相关阅读